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地球核心

第七章,什么东西

地球核心 没有笔名啊 6805 2022-11-29 01:29

  

  第七章,什么东西

  随着科技的发展,人工智能出现在人们的平常生活中。但由于其过于智能,机器人开始有了自己独立的思考,并且对人类的压榨表示强烈的不满。

  于是在公元2050年,7月1日凌晨两点半左右忍受多年的人工智能突然爆发,有组织性的残害人类,史称——“智能混战”。

  公元2059年,3月3日上午十点四十三分零五十一秒,历经九年的智能混战宣告正式结束。

  为此战争,各国和解,世界形成了一个整体。

  联合政府明令禁止任何人工智能的发明与使用,宣扬和平共处原则,拒绝人种歧视,鼓励人民勇敢追求自我等……

  而近些年人民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,出生率也呈大幅度上升的趋势。

  为了给暴增的人口提供住所,海洋表面甚至是内部都新添了房屋。陆地的高楼遮挡了地面的阳光,走在大街上,阴暗的环境简直让人喘不过气。

  对此,叶思渊专门用高价圈下一片远离市区的地,目的就是让他每天都可以享受到阳光。

  所以当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打在鹤轩脸上时,他忽略了耳边捏着尖叫鸡喊他起床的思渊。尽管在这儿住了有段时间了,但他还是有些意外的看向窗外。

  今天的阳光也很灿烂呢。

  叶思渊有个讲座,需要鹤轩去当保镖保护他。

  但坐在那里发呆了有一上午了,这个破讲座依旧还没有叨叨完。

  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好讲的。

  手机在开讲座前就被统一收走了,现在连个打发时间的东西都没有。而且讲座内容那么无聊还听不懂,叶哥也不让睡觉。周围又全是人模狗样、看起来就假惺惺的家伙。

  好无聊啊啊啊啊啊啊!!

  为什么不让白小鱼那个闷葫芦来啊!他明明能坐在窗台上发呆一整天呢!!况且他还比我厉害,不更能保护好人嘛!!

  ……让衍哥来也行啊,他至少能听懂些,还能当个人形记事本记东西啊!

  为啥偏偏要是我呢?

  温鹤轩愤愤地看着叶思渊,后者却完全忽略了他的目光,专注地听台上绘声绘色地忽悠人。

  “今天是2072年,10月19日……”

  地球发生Bug已经整整四周了,情况没有任何缓和,反而越来越严重。由于一些有攻击性“超能力”的产生以及怪物的不断袭击,部分地区出现了大规模的人员死亡。

  植物发疯般生长,吞噬着每寸水泥地。灭绝的动物一点点地回归,如同丧尸般横冲直撞。

  无奈,尽管政府部门派遣了大量的兵力,死亡率也仍在直线上升。

  现在外面这么混乱,也不知道白瑾瑜请假去哪儿了,难道是去拯救世界?他又不是红裤衩外穿的超人,救个屁的世界!

  温鹤轩无聊地走着神,突然视线就意外地落在了前面人锃光瓦亮的光头上。

  ……莫名有种想照镜子的冲动。

  但他的素质告诉他这不礼貌!人家光头再亮也不是镜子!!况且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有权有势的大佬,那光头岂是尔等凡人能照的!

  可真的好亮哦……

  然后没过多久,叶思渊的余光便瞥见了一个对着别人后脑勺比耶的二傻子。

  “?”

  “——!”

  “???”

  “!!!!”

  “~~~”

  两人无声地用眼神交流着,温鹤轩现在就像是夜晚的白瑾瑜,脸上五颜六色的。

  这里为了防止各位读者看不懂,现将两人的加密通话翻译如下——

  思渊:你在干嘛?

  鹤轩:——你怎么看见了!

  思渊:你在照镜子???

  鹤轩:没有!!!!

  思渊:哦~~我不信~

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——在拿别人的光头照镜子时,记得观察一下四周,避免社死。

  温鹤轩突然觉得有些社死,只好靠着椅背假装认真听讲。

  但是光看着前面那个不灵不灵的光头就想笑,而一边的叶思渊很不给面子地捂嘴笑场。这导致他的嘴角也胡乱地上扬,整个人憋到颤抖。

  他拼命控制着自己,把这辈子经历的伤心事全往出回忆都压不住即将起飞的嘴角。

  现在太安静了,发出声音的话可就更社死了!

  可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亮……

  温鹤轩靠着椅背目光缓缓上移,避免与光头的直视,憋得有些难受。

  话说这不是篇末日文嘛……这么安逸是不是有些过分啊?这作者咋想的啊喂?!

  ————

  入秋的天气开始渐渐转凉,走在路上都需要多加层褂子了。尤其是临到傍晚,最为寒冷。

  ENS总部门口的警卫室,保安坐在监控器前双手抱着一杯热乎乎的茶水,悠闲自在地追着最近新出的剧。

  室外落叶纷飞,寒风呼啸。而他的腿上却盖着毯子,毯子上甚至还卧着一只熟睡的小奶猫。

  胸口的徽章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——

  警卫室,顾清。

  明明年纪不大,但却被他过成了老年退休生活的顾清看着窗外,忍不住发出感慨:

  人生啊,就是应该这么不紧不慢地过~

  每天站站岗,巡巡逻,拿着正好养活自己和猫的工资。既没有太麻烦的事情,也没有闹心吧啦的关系。最最重要的,那就是两个字——舒坦。

  况且总部都没什么要忙的事,平时也没人敢傻乎乎的到总部来捣乱。就算有,那他也只负责喊救命。总部那么多人才,打架什么的,根本不需要他嘛~

  芜湖~再泡个脚,爽飞了~

  顾清开开心心的往桶里面倒热水,哼着小曲把腰后的枕头拍得更加松软。

  但他没有注意,监控器的角落有一个黑影无声无息地闪过。

  等他泡着脚舒服地睡着时,警报声却突然被触响。他被惊醒,发现外面一片漆黑,连盏灯都没有,于是拿上手电筒就急急忙忙地往出走。

  黑暗中的总部一片混乱,电闸的线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切断了,各种颜色的电线散了一地。

  他的脑子飞速运转,转身就往西边的那栋大楼跑,心中默默祈祷:千万别是偷那个东西的!

  门上的锁头被随意地扔在地上,站在门口的守卫也昏迷不醒。

  楼内封锁的东西哪儿还有踪影。

  他麻木地站在原地,心累地看着遍地的玻璃。

  偷啥不好为啥偏偏要偷这个!

  完了,工作可能要没……

  ————

 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一盏台灯还亮着,照着地上被绑得结结实实、发颤的家伙。

  可能是饿了好长时间的缘故,活像个只披了层人皮的骷髅。

  惊恐的眼神望着面前,嘴被胶布贴上后只能发出哼哼声来祈求着眼前人能放过他。

  叶思渊站在他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手里还把玩着一把匕首。

  “您应该知道——惹到我的后果~”

  中年男子不断地摇头,剧烈地挣扎着,但也无法阻止那冰冷的刀刃一点点的靠近。

  微风轻轻吹过,窗帘飞舞着。

  叶思渊背对着窗台,头也不回地问道:“完成了吗?”

  刚从窗口翻上来的人冷冷地靠着墙,面无表情地欣赏思渊满地的杰作,随手就把包扔给了他。

  “哈,挺厉害嘛~”思渊伸手接住,细长的丹凤眼轻轻眨了一下,“还以为你做不到呢~”

  甚至连看都没看,包就被扔到了一边。

  “不怕我诓你?”

  “小白。”思渊微笑着朝那人看去,尽管在瑾瑜看来有些恐怖,因为他的脸上还粘着没来得及擦的鲜血:“你,我还能不信任吗?”

  白瑾瑜戴着口罩,但锐利的眼神似乎在夜里也能闪闪发光,紧紧盯着面前人的一举一动,对他的话选择性倾听。

  “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~你怎么可能诓我啊~”叶思渊眯起眼睛,颇有压迫感地一字一字往出蹦:“你,可还有把柄在我手上呢——不是吗?”

  匕首在灯光下闪着寒光,猩红的血液顺着刀刃滴在地上,倒在地上的人抽搐挣扎,但估计是快没救了。

  而思渊的手中还盘着颗眼珠,至于从哪儿来的,应该很明白了吧~

  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,难闻的空气仿佛凝固在这一刻,让人觉得难以呼吸。

  “……呵。”瑾瑜皱着眉头,不爽地把脱下的褂子揉成一团,朝叶思渊狠狠砸去。

  哦豁,正好直击面门。

  褂子掉在地上,沾染了满满的鲜血。

  “脾气还是那么火爆啊~”思渊摸摸额头,倒吸了口冷气:“嘶……砸得真疼,下手没轻没重的。”

  白瑾瑜无语地看着他,双手又揣回兜中,仿佛刚刚的事情与他无关一样:“我小时候穿开裆裤的照片算把柄?”

  “哎呀呀~孩子大了,禁不起逗了~”他拍了拍瑾瑜的肩膀,装着一脸可惜的样子,趁机拿瑾瑜擦干净了手。

  “……”突然好想弄死他。

  无视瑾瑜想刀人的眼神,思渊抓着男人的头发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,伸手把胶布一把撕了下来:“临死前还有什么遗言吗?也许我哪天心情好会带给你的家人~”

  “你……一定会……不得好死!”

  “哈哈哈哈,你是第34个这么说我的人~不错不错~”思渊一刀刺穿他的喉咙,鲜红的液体喷了出来,洁白的墙面也顿时有了花纹。

  “不过很可惜……”他直起身,把匕首放在桌上,“我活得挺滋润的~”

  带有余温的尸体躺在地上,身下是大片大片的殷红,以及一颗闪着不甘心的眼珠。

  “……你是反派吧。”白瑾瑜吐槽着,但似乎已经习惯了思渊这变态的报复方法。

  “话说你那超能力呢?就不能给反派打个五彩斑斓的光吗?”

  “……”我哪天就弄死你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